秘境哀牢

日期:2021-08-04来源:本站原创作者:苏轼冰点击:140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远古的时候/天地连成一片/下面没有地/上面没有天/分不出黑夜/分不出白天……”这是彝族创世史诗《查姆》序诗部分的开头语。由于《查姆》是用古彝文纪录的,人们对《查姆》知之甚少,视为“天书”。

多少年了,在人们心目中,《查姆》是神秘的、哀牢山是神秘的、双柏是神秘的……

当我听到很多人对《查姆》一无所知,看到很多人说起哀牢山一脸茫然,知道很多人对双柏知之甚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文化人,深感内疚,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查姆。哀牢。双柏。我再三咀嚼,时常叨念!

翻遍所有的文字资料,拜访过无数的老者和彝族毕摩,走遍所有的山川河流,留足过大大小小的村庄彝寨,要写清楚关于查姆,关于哀牢山,关于双柏的文字,我一直感到无能为力。

沿着岁月的历史长廊,人们还惊人地发现生活在哀牢大山中的双柏各族人民,至今还原始地保留着6500多年前的虎崇拜现象,完整地传承着老虎笙、大锣笙、小豹子笙等众多的民族民间舞蹈,传承着阿乖佬、四句长腔、阿噻调等山歌小调。

在双柏,“笙”是一种有歌有舞的彝族舞蹈。长期封闭的地域使这里成了《查姆》“故地”,彝族“根谱”和彝剧“始祖”产生的地方,彝族“三笙”的发源地。因为受大山的阻隔,江河的断切,才形成了双柏今天美丽的自然山川,才遗留下了原始生态、神秘古朴的中国彝族虎文化,产生了魅力无穷的《查姆》……

“查姆”是彝语译音,意为万物的起源,彝族人民把叙述天地间一件事物的起源叫一个“查”,共有120“查”,是彝族古代最重要的书面文学遗存。它以古彝文记载于“彝书”和“贝玛经”中,记述了开天辟地后,洪水淹天前,彝族祖先经历的独眼睛的“拉爹”时代,直眼睛的“拉拖”时代和横眼睛的“拉文”时代。与此同时,对彝族祖先的生产劳动过程,各种自然现象和物种的起源,作了朴实的交代和解释。同时,还在双柏安龙堡、大麦地两个乡镇的彝族地区广泛传唱,形成了一种已经完全超越“史诗”的独特文化现象。

在一部尚未翻译出版的古彝文书中有这样的记载:有一个地方,水清得能照见影子,四周的森林像大山一样茂密,茂密的森林里有许多野兽,野兽中最勇猛的是老虎,它在族人中被称为百兽之王,被尊为彝人的祖先……

这个地方是何地?这部古彝文中没有说。但是,根据书中所描绘的地理方位、山形地貌,有关专家考证:那部古彝文书中所说的地方就是后来的双柏。

走进这片神奇的土地,原始、古朴的民族文化使这里的一切都令人惊奇、令人注目、令人神往!一曲彝腔古调令人荡气回肠,一个传说优美动人,一个节日神秘悠久,节日里的舞姿扑朔迷离、神秘异常……流传于法脿、大庄等地反映彝族罗婺支系祭祀和娱乐性的原始图腾舞蹈大锣笙,就是彝族“三笙”的代表之一。其中,最有趣的是流传于大麦地峨足一带的古彝民祭祀舞蹈小豹子笙。舞者是一群八九岁的蒙面裸身男孩,舞蹈神秘奇异,欢快活泼,妙趣横生。与“老虎笙”“大锣笙”一样,“小豹子笙”也是双柏彝族多元地域文化的杰出代表。

在哀牢大山深处的双柏,汉族过年只过一天,彝族过年过八天,彝族人民把传统的农历十月彝族年称为“过小年”,把正月初八到正月十五称为“过大年”,不但要宰羊打牛,而且要举办各种各样的民族节日,跳“老虎笙”、跳“花鼓”,唱“阿噻调”、唱“四句长腔”驱邪出祟,祈福求祥,辞旧迎新,欢欢喜喜“过大年”。

走进双柏,走进大山里的一个个山乡彝寨,满山遍野的鲜花,莽莽无边的苍松翠木,古韵悠长、彝风古朴、神秘灵幽的民族歌舞,让你感受这片神奇土地的魅力。

哀牢山是众神之山。人神共居的地方,一定是一片神秘的土地;诗意栖息的地方,一定是一个梦想开花的家园。具有较高的国际声誉和世界影响力的著名诗人雷平阳说:哀牢山有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是酒鬼云集的地方;一种解释是令人激情澎湃的地方。双柏,就在这片古朴神秘、诗意飞扬的土地上。

哀牢山是一个谜,一片神话中的土地,一个诗意栖息的地方。千百年来,她的博大、雄浑、神性、诗意,让多少人迷恋、向往。在绿海茫茫的哀牢大山中行走,名山秀峰傲然挺立,飞禽走兽和谐栖息,激流飞瀑悬挂山崖,江河平坝水波荡漾,山间梯田如诗如画……

走进哀牢山,就是走进一首诗、一幅画。山的博大,水的清纯,一切都在演绎着大自然的和谐与美丽!

哀牢山的博大、连绵古朴、莽莽苍苍的神秀来自于众多的山川河流;石碑山的神奇险峻却来自于她自身的本色,来自于她自身的大气与秀美超凡的美丽面容。山中峰高岭峻,清逸秀丽,有人把她的神奇美丽归结为“神、奇、野、幽”四大特点;有人说她如诗如画,神奇险秀。山中高耸的山峰,有红、白、黑三种石岩经刀削斧劈后形成的奇异的彩色悬崖绝壁,顶峰怪石嶙峋,古藤盘空,奇险雄浑。沿着山梁往山顶行走,绵延百里的杜鹃花、大树马樱花以及杂花奇卉构成了花的海洋,世上没有哪个花园能与之媲美!

哀牢山连绵数千里,男性又女性的哀牢大山,千百座耸立挺拔的山峰蜿蜒着自西北而来,把一个神话般迷人的世界摆在人们面前。

哀牢大山的美是多层次的。有人说,白竹山险峻雄奇,秀丽多姿,似大山夹缝里一位绝色艳丽的仙姿美女,长在深山人未识;又有人说,她更像一位多情秀美的彝家少女,美得淳朴,美得自然;诗人们说,白竹山是镶嵌在哀牢大山中的一颗碧绿如梦的明珠,是一朵飘浮在梦幻中五彩缤纷的丽云;白云起处,峰峦隐约,阴晴山色,微岚浮翠;氤氲灵异,舒卷无定。那成片的杜鹃花、马樱花、山茶花和诡异的仙人桌、精怪塘,以及被称为“彝山九寨沟”的打猫箐水库,共同组成泉水叮咚,绿树相映,鸟鸣莺舞、如诗如画的境地!

历史悠久,古老神奇,滇中哀牢秘境的双柏,原始先民深山狩猎,河畔渔鱼;古老濮人刀耕火种,田畴劳作。如今走过历史沧桑,历经岁月长河,洗尽铅华呈素颜,双柏这片人神共居的乐土,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认识,被更多的人所青睐。梦想之花将会在这里盛开,生命的激情将会在这里荡漾!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转载自《楚雄日报》2021年7月24日第四版)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