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双柏籍革命烈士朱世达全记录

日期:2020-08-14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维鸿点击:174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有生之年,我想为先辈扫一次墓

——寻找双柏籍革命烈士朱世达经过


这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寻找的过程历经了四代人、时间长达70年。

被寻找的人叫“朱世达”,原系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大庄区兴隆乡大平掌村人(为解放初期称谓,现为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双柏县大庄镇普岩村委会大平掌村)。1923年出生,1939年被征入国民政府军,后在东北起义投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他本是家中年轻的劳动力,也是被父亲钦定要继承家中事业的那个乖巧的儿子,如果无意外等待他的将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圆满生活。加入解放军不久,他给家里寄回了一封信,信中报了平安。

随后,家中老人陆续收到他的几封信,信中他讲述部队生活的紧张活泼,讲述自己对这种生活的热爱和欢喜,讲述战友之间的兄弟情谊,讲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后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全家人都以为政局稳定,他们的好儿子,人民的好战士朱世达就要回来成家,让他们抱上胖大的孙儿,享受新中国的幸福生活。

直到1950年,在云南的老家,老父母终于又收到了信。可是,这次的信不是他写的,但是上面有他的名字,这是一封“血书”。“血书”上写着“朱世达”,写着一个时间“1950年3月”,写着他牺牲的地点和原因:广西省、柳州府、樟木乡、古龙村、剿匪平叛。“血书”最后写着:朱世达光荣、全家光荣!

回忆历史——积极寻找烈士

2020年7月17日,玉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收到云南省双柏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关于请求调查朱世达烈士情况的函》。

 

(双柏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关于请求调查朱世达烈士情况的函)

原来2009年开始,朱世达后人朱开海等人,从民政系统一直对朱世达先辈牺牲情况线索查找均无结果。2018年11月,在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正式挂牌,朱世达后人迫切期望通过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找到朱世达牺牲时的安身之地,早日去扫墓祭拜,抚慰先辈在天之灵,以了却后人多年之心愿。

接到云南省双柏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来函后,玉林市局高度重视,按照工作预案层层铺开,成立了由玉林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谢伟荣负责的专项工作组。市局党组书记、局长黄子年特别要求,这项工作是对革命先辈的敬重,要尽力做好。副局长欧远胜也强调,要想方设法,做细做实查找工作,准确无误将情况反馈给云南兄弟单位和烈士后人。

时间跨度70年,资料少,内容模糊,仅凭口述“血书”上的内容,工作难以展开。谢伟荣同志凭借曾经服役经历和地方多年的工作经验,认为仅查档案是很难准确寻找,要给合历史资料和实地走访才能完成任务。为此,他决定从三个方面展开调查。一是排查“血书”上的地点,缩小寻找范围。“樟木乡、古龙村”这样的地方广西全区有三个。通过与联系外地相关部门,查找档案资料和玉林志等历史记载,逐个排查叫“樟木”地方,查找到相关剿匪战斗的信息。二是发动市、县、镇、村四级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站)在玉林范围进行查找。三是通过市烈士纪念设施管护中心,查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我市烈士名单。最后,谢伟荣同志将所有信息汇总分析,最后把地点锁定在玉林市福绵区樟木镇古陂村的一个自然村落古龙。

7月29日,玉林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谢伟荣带领福绵区退役军人局、樟木镇退役军人服务部及古陂村工作人员,进村入户开展走访活动,实地调查朱世达烈士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在古龙自然村村东,1935年出生的阮宝初正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人,谢伟荣同志通过与阮宝初亲切交谈,初步掌握了烈士朱世达战斗、下葬的地方。阮宝初说,当时的战斗结束后,村里所有匪患都被清除了,解放军有两名战士牺牲,受当时条件和部队任务限制,两名解放军战士就地埋葬,地方在古龙村古龙桥旁边。

(走访85岁老人阮宝初)

(老人阮宝初、张畅其等指出烈士曾经战斗的地方)

通过老人们的口述,古陂村主任阮国明带领一行人赶到当时烈士们的埋葬地点。

(古龙自然村古龙桥)

(古陂村主任阮国明指示烈士埋葬地点)

(70年前烈士下葬地点的水文地貌已有所改变)

紧接着,村干部带领调查组一行人来到阮宝明家里。阮宝明,1938年出生,现82岁,当年已12岁,对剿匪平叛这个大事可谓记忆犹新。他带着我们回忆了当年的经过。土匪汇集古龙村,约有五六百人,并将司令部设在大地主罗秀松家里,企图占山为王。1950年3月7日拂晓,解放军犹如天降,从四面八方发起冲锋,两个小时后,战斗结束,所有匪首束手就擒,解放军战士有两人牺牲。其中一人朱世达,就牺牲在距离他家200米处,与敌进行巷战,被土匪在15米内射击身亡。在朱世达牺牲地,不足3米远的地方有一名中年妇女也被枪打死。随后,老人带领调查组一行赶到当时的交火地点。

(1935年出生的阮宝明讲述当年故事)

(77岁老人张畅明指示当年主要战斗地点)

(张畅明指示烈士朱世达牺牲地点:古陂村村委偏西南1.2公里处)

 

(通过老人们的口述,古陂村主任阮国明还原当时战斗情景)

(谢伟荣同志详细记录解放军战士牺牲地点的位置和地形地貌)

紧接着,工作组继续深入群众,来到了张畅明老人家中进一步的了解情况,其描述基本与老人阮宝初、罗凤英(女)、阮少文(退役军人,1972年入伍,1976年4月退役)所讲基本一致。

(阮健松口述)

随后,谢伟荣同志还通过电话联系在外地生活的另一名老人阮健松(男,1955年10月1日出生,1974年入伍,1979年退役)。据其听父母(父亲阮进华1915年出生,2006年去世;母亲庞步华,健在105岁)说,其父亲当时为农会干部,协助参与剿匪战斗,战斗中牺牲了2名解放军,叫朱世达、朱国宝,另还有一名解放军重伤。通过与其电话交谈,复原了很多战斗情景,获得多手资料。

至此,一个被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名字终于有了回音。

在谢伟荣同志的带领下,工作组经过近半个月的调查走访,对古龙剿匪、朱世达烈士牺牲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至此,朱世达烈士的事迹揭开了面纱。

青山有幸埋忠骨——古龙村剿匪平叛

国民党军队在大陆失败后,桂系军伐不甘心失败,竭力加强在广西的统治,妄图割据西南一方。他们分散大批军事人员,潜入深山,落草为匪,妄图伺机反扑,东山再起。在这样的情形下,敌特与土匪的气焰开始嚣张起来。国民党潜藏人员、台湾特务、原国民党军中的溃散人员,纷纷与当地土匪结合,经过串连,开始汇股,很快集结百人以上的土匪团伙就有二、三十股。有的地方还发生大规模武装暴乱,他们聚集土匪达千人以上,攻打区、乡政府,杀害干部群众,抢劫公粮,破坏交通,气焰甚是嚣张。

一九五0年三月六日,敌特“广西民众反共救国军”第二和十三支队,在古龙地区(现玉林市福绵区樟木镇古龙自然村)发动暴乱后,被我军镇压,部分匪特窜至六万大山山区。

战斗开始之初,我军通过侦查得知,土匪汇集古龙村召开会议,成立“桂南反共救国军”司令部。会上推举黄谅春为司令,罗秀松、李志南、李利廷、肖十六为副司令,司令部设在地主罗秀松家里,计汇集古龙村的各路土匪,约有五六百人。

三月六日晚,以解放军四零三团二营与四零五团二营为主力,乡武装队和地方干部配合,约500余人的兵力,分三路突然袭击樟木乡古龙村。当土匪发觉被解放军包围之后,便退到村里大地主罗秀松家的炮楼里,负隅顽抗。解放军用六○炮发射燃烧弹击中炮楼,顿时烟火冲天。解放军战士从四面八方冲进村里,展开巷战。七日拂晓,解放军四零三团二营与四零五团二营将逃亡的匪特第十三支队包围于古龙村,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将敌全歼,并俘获敌方暴动司令黄谅春,匪首肖沛文、罗文汉、周采南、洪贼佬十四等,共俘匪200多人。解放军牺牲两人,其中一人就是朱世达烈士。

捷报传来,英雄终须把亲认

玉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通过多次走村入户找到了烈士朱世达准确的牺牲地点和埋葬位置,排查全市纪念碑也有了好消息。在福绵区樟木镇有这样一块烈士纪念碑,上面记载着朱世达的名字。1959年10月当地人民政府将烈士朱世达原下葬地迁移至樟木镇烈士纪念碑,后福绵区人民政府2014年12月重修,成为了现在的英雄烈士纪念碑。

(樟木镇革命烈士纪念碑)

(碑文) 

2020年7月29日,一个被寻找了70多年的名字终于被找到了。生命已经消逝,英灵却永驻人间!

 


图/文:玉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责编:李维鸿

审核:吴尹荣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